戰勝情欲:寫給年輕的弟兄

2016-04-23 11:06:31   閱讀:2935次   作者:波阿斯   來源:kyhs

(一)合乎圣經的性是什么

年輕的弟兄在性的問題上受到的困擾比其他人大得多。首先的問題是:從圣經出發,我們基督徒應該怎樣看待性的問題呢?比如手淫,同性戀,等等。
在思考這些問題之前,首先要看一看神設立婚姻的目的:
(創世紀)2:18 耶和華 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這里提到了性的目的:婚姻。那么性可以被用在其他的用途上面么?
根據圣經,在婚姻之外,性不可以被用于其他目的,比如安慰自己,娛樂,尋找新鮮刺激。我們可以通過以下幾點來判斷不合圣經的性都有哪些:

1,體液的歸宿

在發生性行為時,體液唯一正確的歸宿應該是在女人那里。
(創世紀)
38:9 俄南知道生子不歸自己,所以同房的時候,便遺在地,免得給他哥哥留后。
38:10 俄南所做的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惡,耶和華也就叫他死了。
(利未記)
15:16 人若夢遺,他必不潔凈到晚上,并要用水洗全身。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來,手淫、同性戀等等體液歸宿不正確的性行為,都是神所厭惡的罪。

2,同性性關系

關于同性戀,迷惑人的地方有很多。比如有一些弟兄姊妹試圖區分出“淫亂的同性性關系”和“非淫亂的出于愛情的同性性關系”,這種區分是不對的。同性性關系和異性性關系不同的是,異性的性關系可以是神許可的(婚姻之內的性),而同性的性關系只要發生,就必定是神所憎惡的。
(利未記) 18:22 不可與男人茍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
(申命記) 23:17 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
(羅馬書) 1:27 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欲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哥林多前書)
6:9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6:10 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國。
請注意在哥林多前書中提到同性戀的時候,用了兩個詞“作孌童的、親男色的”,正好和同性性行為的角色是符合的。圣經雖然古老,但是卻把所有問題都清清楚楚地講明白了。看來的確是:日光之下并無新事。

3,婚姻以外的性關系

這是一個最簡單有效的判別方法。這里的婚姻是指神所設定的婚姻,并非是指立法所規定的婚姻。例如同性婚姻等等并不是神所設定的。

 

(二)為什么性的問題如此重要

性行為不是一般的行為,性行為是有著屬靈含義的行為。性行為有敬拜的含義,而我們如果不敬拜神,就會敬拜魔鬼。手淫或者同性性關系是自我偶像崇拜的一種表現,其他的在婚姻之外的性關系則是源于崇拜肉體偶像,并夾雜著對神律法的不服。這些都是直接的與神為敵。
在舊約時代,異教的神廟往往是娼妓和男妓的集結地,異教的崇拜活動經常伴隨著混亂的性行為。當以色列人遠離神之后,娼妓和孌童就進駐到耶和華神的殿中了,以至于當以色列人信仰復興的時候,先知和祭司們往往不得不先把這些人趕走。
在新約中,情欲是被著重強調需要勝過的,而性的犯罪是情欲彰顯的一個最直接、最明顯的途徑。基督徒在屬靈上應該尋求與主基督的聯合,而在屬世上則是要勝過情欲。彼得前書甚至這樣講:
4:2 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后,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欲,只從 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陰。
加拉太書也講到情欲是圣靈(神)首要的和主要的敵人:
5:16 我說:你們當順著圣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欲了。
5:17 因為情欲和圣靈相爭,圣靈和情欲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做所愿意的。
并且加拉太書里面,把從人心里涌出來的所有罪惡,都歸結為來自情欲:
5:19 情欲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奸淫、污穢、邪蕩、
5:20 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
5:21 嫉妒(注:有古卷在此有“兇殺”二字)、醉酒、荒宴等類。我從前告訴你們,現在又告訴你們,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 神的國。

除了能從圣經中查考到以外,我們很難從屬世的資料中了解到這些真理。學校的教科書中開始教導“適度手淫”的合理性,它試圖告訴讀者們:手淫就像擤鼻涕、流口水等等那樣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而關于同性戀,當今的時代正努力把它塑造成為一種新型的文化時尚。這些都是嚴重的誤導。性行為并不是一般的生理行為,性行為是有著屬靈含義的行為。
在提摩太后書中這樣寫道:
2:21 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圣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
2:22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


(三)審判的信息

對于一個基督徒而言,救恩是單靠著信心獲得的,這就是“因信稱義”。然而另一方面,進入了基督的大家庭之后,基督徒還需要用一生的時間來效法基督。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他將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并賜給我們永生,但是他也是我們的主,是公義的、審判的主。那些度過了一生的光陰之后帶著罪來到他面前的基督徒,怎能不羞愧戰兢呢?

(哥林多前書)
3:11 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
3:12 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
3:13 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3:14 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
3:15 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里經過的一樣。
3:16 豈不知你們是 神的殿, 神的靈住在你們里頭嗎?
3:17 若有人毀壞 神的殿, 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 神的殿是圣的,這殿就是你們。

這段經文有雙重的含義,一種是對教會而言的,一種是對基督徒個人而言的。這里從對基督徒個人而言來解讀。
3:13中提到的工程,是指基督徒在世間時一生的作為。這里,工程并不是指對世界和世人而言的工作成就、榮譽等,而是指基督徒的生命或者說靈命。在世間的工程,比如億萬的財產、奧運金牌、諾貝爾獎章、“偉大軍事領袖”的頭銜等等,都是不能夠被帶到主面前的。這些東西所對應的,是傳道書里面所說的“虛空”。傳道書中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又說:“塵土(即人的身體)仍歸于地,靈仍歸于賜靈的神。”連中國的俗語都講:“人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走。”一個人若是認為靠著自己的努力而打拼下來的屬世成就可以被帶到神的面前,這是一種狂妄的想法,這也是創世紀中神不喜悅該隱所獻之祭的主要原因。在將來的某個時候,我們只能帶著我們的心,帶著我們的靈,帶著我們的生命,來到主的面前。
3:13中的火,就是指神的審判:“我們的神乃是烈火”。

3:12提到了金、銀、寶石,這些是基督徒的屬靈生命,可以從“圣靈所結的果子”來理解。而草木禾秸,則是基督徒的屬世生命,可以從“情欲的事”來理解。
3:14提到了那些活出基督樣式的,有著美好靈命的基督徒,他們得到了賞賜;3:15則提到了那些沒有美好靈命的基督徒,他們的屬世工程,或者說屬肉體的工程,會被神的火燒得精光。
基督徒在讀到這里的時候需要格外警醒。每一個陷入到不正當性關系(性行為)中的基督徒,都應該思想:那些手淫工程、婚外戀工程、同性戀工程等等,能經得起火的試驗么?這些“性的工程”并不在虛空之下,它們會對我們的靈命造成真實的影響,因為性行為是一種屬靈行為。

3:16和3:17中,殿是指身體,主耶穌就曾經以自己的身體為殿。當然殿有雙重含義,一個是指作為基督身體的教會,一個則是指基督徒個人的身體。這兩節經文清楚地告訴了我們每個基督徒都要在身子上保持圣潔,語氣非常強烈。結合前面的“工程被燒”,可見神第一個提出來要我們警惕“工程被燒”的,就是要我們不要在身子上犯罪。盡管在身子上的犯罪有很多種,比如自殺、自殘等等,但是性的犯罪是首當其沖的。在哥林多前書隨后的章節里面提到“人所犯的,無論什么罪,都在身子以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

當一個基督徒帶著那些罪的工程來到了主的面前時,“工程被燒,自己卻要得救”。主在馬太福音里面說這些人“在外面的黑暗里哀哭切齒”,可見是何等的悲慘。

(四)勝過情欲的罪

勝過罪首先是要意識到自己正在罪中。如果一個基督徒在維持一段不正當的性關系時感覺良好,那么從罪中悔改就無從談起了。然而,神把他的靈放在了基督徒里面,在犯罪的時候,圣靈會提醒我們。有些會感到了強烈的羞恥感、罪惡感,有些對罪則不那么敏感,但是即使那些靈性再可憐的基督徒,在犯罪的時候都至少知道他所行的并非出于信心。由此,特別要注意: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1,敬畏神

主耶穌會審判所有的基督徒,到時候“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對神的敬畏,是離開罪的一個重要的動機。
在這里,敬畏,而不是懼怕,能夠使一個基督徒遠離罪。對于一個基督徒而言,懼怕往往是因為擔心救恩的喪失,比如擔心自己因為犯罪而遭受“硫磺火湖”的悲慘命運。懼怕并不能使基督徒遠離罪。出于懼怕也能夠使基督徒遠離行為上的犯罪,甚至心思意念上的犯罪,但是這時情欲的罪會轉化為其他形式。這一點類似于我們中國人常說的“治標不治本”。比如,一個懼怕神的人離開了他犯的性的罪行,這罪卻可能轉化為貪吃,或者嫉妒、爭競、攀比、苦毒,等等。中世紀的時候天主教對各種性的犯罪處罰是非常嚴厲的,但那個時候人們的屬靈光景并不好。從本質上講,懼怕(神)帶著一種“因行為(律法)稱義”的味道。保羅在他一封封書信中,嘔心瀝血地闡述了因信稱義的真理,這一點也成為了宗教改革(新教)的主要動力。

救恩單單因著信而來,這救恩成為了基督徒們生存的磐石和基礎。意識到這一點對那些在罪中的基督徒來講至關重要。基督徒在世間需要過得勝的生活,而只有當他意識到自己有救恩時,他才會在奔向標桿的過程中沒有后顧之憂。如果一個基督徒不明白自己的救恩,心里面被懼怕所充滿,豈不是像背著一個大石頭一樣,怎能跑得起來呢?

這里面有兩個疑問,第一個就是前面說到的“外面的黑暗”、“哀哭切齒”。這并不是指救恩的喪失。一個“口里承認,心里相信”(羅馬書10:9~10)的基督徒,就已經是神的子民了。即使他在世間的屬靈生命非常慘淡,他作為神的兒子的身份是不能夠被奪去的。基督徒在世間搭建他們的“工程”(哥林多前書3:13~15),好比是一個孩子在學校里經過一場考試。考試可能考100分,父親當然很喜悅;但也有可能考0分,父親很生氣,甚至責打他,不讓他吃飯(聯想一下馬太福音里面那個沒有穿禮服的人),等等,這考0分的孩子自己也會躲到一個黑暗的角落里“哀哭切齒”,表達自己痛苦、后悔(虛度光陰等)的情緒。但是難道他考0分了,他就不再是父親的兒子了么?當然不是的。他依然是父親的兒子,在身份上,他和那個考100分的孩子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第二個就是新約中雅各書。雅各書中強調行為的重要,提到“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但是這里所談論的與救恩無關。新約中,保羅書信在前,而雅各書在后,這種安排是有原因的。保羅書信特別是羅馬書和加拉太書的二、三章,是要闡明救恩的道理(因信稱義而不是因行為稱義)。而雅各書的“因行為稱義”,這義是啟示錄19章里 “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義”,是出于基督徒的行為。雅各書里這樣講,是強調基督徒要過得勝的、討神喜悅的生活,不要躺在救恩的磐石上睡大覺。所以雅各書的因行為稱義并不是關于救恩的,否則就應該說“沒有行為的信心是假的”。之所以說是“死”的,這里的死對應的是“罪的工價乃是死”中的“死”,是指這些基督徒沒有勝過自己的罪。

所以,我們基督徒敬畏神,但是卻并不懼怕神。就好比我們敬畏自己的父親,但并不懼怕他一樣。敬畏神,基督徒就有了悔改的開端。

2,愛神

舊約中講到:敬畏神是智慧的開端。智慧開端了,接下來呢?更高的智慧是什么?最高的智慧又是什么呢?
對于神的子民而言,更高的智慧就是愛神,而最高的智慧就是領受神的愛。在基督徒遠離自己的罪并且過得勝生活的時候,開端是出于對神的敬畏,而過程則是對神的愛的付出。
我們愛神,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神的獨生子在十架上為我們受苦,這是神的大愛;神賜給我們永生,這也是神的大愛。我們回報神的愛與神給我們的愛相比,猶如蠟燭對太陽。
我們既然愛神,就要聽從神的話語,并且努力成為圣潔。羅馬書中講到:“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可見,我們如果要去與神親近,就必須先制服自己的肉體。

制服肉體,需要的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這就是我們戰勝罪惡的過程,也是我們在向神表達我們對他的愛的最佳方式。有一位美國牧師是這樣解釋這段話的:
“攻克己身”,事實上是“把自己打得鼻青臉腫”的強烈用詞。可以改寫為“把斗拳的手套朝自己身上打,直到全身瘀青”。保羅說他的身體絕不能成為仇敵的工具,因此,要打倒它。使徒又說,他要求自己要“叫己身服我”。原文的強烈意思也沒有翻譯出來,它的意思近乎奴役,把身體當奴隸看待。親愛的讀者,你必須了解這句話的強烈意味。

對于那些陷入情欲的罪中的基督徒來說,上面的話無疑有極好的參考意義。離開性上的犯罪,比如手淫或者同性戀等等,都是非常困難的。必須有強烈的意志力和決心,才能夠制服自己的肉體。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我們需要對仇敵的強大有充分的認識和心理準備。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比它更強。這就是我們要剛強的道理。我們需要在對付自己的肉體上,展現出我們配得到“神的兒子”的榮耀稱號。

3,領受神的愛

戰勝情欲的罪,開始于對神的敬畏,并在“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中得到了展現,但它卻是在對神的愛的領受中結束的。
新約中講到:神就是愛。我們屬靈的生命來源于從神那里領受他的愛。我們領受的越多,屬靈的生命才會越美好。
對于一個有性的犯罪的基督徒來說,尋求刺激和欲望的滿足只是表層的原因,深層的原因在于尋求愛。性是一種尋求屬靈聯合的行為,一個人手淫是與他自己聯合,這是虛假的,他需要的愛并不能夠從自己得到;同樣的,其他的性的犯罪就其動機而言,也是在尋求一個屬靈的聯合對象,只不過聯合的對象都是錯的。
真正的聯合是與基督耶穌的聯合。這種聯合不是通過肉體,而是通過靈。只有在這種聯合中,人所需要的愛才能夠真正獲得,空虛和孤獨才能夠真正去除。如果細心的話會發現,瓊瑤式的瘋狂、泣血、驚天動地的愛情很少發生在基督徒情侶或者基督徒夫妻的身上。對于基督徒伴侶來講,妻子對于其丈夫而言,在本質上是姊妹;而丈夫對于他的妻子而言,在本質上是弟兄。
真正的愛只能從基督里獲得,甚至當我們從別的基督徒那里獲取愛的時候,我們獲取的也是在他(她)里面的基督所散發出來的愛。在基督之外,沒有真正的愛可以獲得。當世俗的人們在飯桌上、酒吧、咖啡廳、運動場、演唱會等地方尋求聯合的時候,一個有靈命的、嘗過主恩滋味的基督徒會發現這樣的聯合對他來講是毫無吸引力的。同樣的,只有當那個在性上面犯罪的人領受到了主耶穌的大愛,性的吸引和誘惑才會真正黯淡下去,以至于他可以輕易的勝過。
所以,驅散黑暗的方法不是用黑暗來驅趕,乃是用光。光來了,黑暗自然就褪去了。撒但并不能趕走撒但,神才能趕走它。對于一個有性的犯罪的基督徒,愛是治療他的最佳方法,也是治愈他的唯一方法。當然,這愛必須是真愛,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約翰福音)6:35 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里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
(啟示錄)22:17 圣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五)一些補充

1,祈禱

領受神的愛,需要切切地尋求神。因為神并沒有把我們造成一臺機器,他造我們成為“有靈的活人”。他只會向那些愿意尋求他的人顯現,他的愛也只賜給那些饑渴慕義的人。“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祈禱是尋求神的主要方法。祈禱并求主的寶血洗凈我們的罪,并賜給我們清潔的心、焚燒的靈,這是戰勝情欲的一個簡單而又實用的方法。在被情欲攻擊的時候,跪下來向神祈禱,就可以獲得神的幫助。因為當一個基督徒在被情欲攻擊的時候,他向神祈禱,說明他尋求的是與神的聯合,而不是其他的某種聯合,比如與某個人的身體的聯合(性關系)。這就表明了他的態度:他愛神超過了愛自己的肉體。這是蒙神喜悅的。

中國傳統文化傾向于把“神”塑造成為一個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無情無欲的那么一個形象,這并不是我們的主的真實面貌。我們的神是關心人間凄苦的神,他甚至道成了肉身,親自在十字架上承擔了所有人的罪孽。和其他的各路假神們不一樣的是,主來是召罪人,而不是來召義人。罪人們可以坦然地來到主的面前,向他祈禱,并尋求寬恕和幫助;而自以為義的人有禍了。
在希伯來書中講到:
4:15 因我們的大祭司并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
4:16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又說:
2: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可見,當我們受試探之苦的時候,主知道我們所受到的試探,也能搭救我們。保羅在哥林多后書中講到“夸口的,當指著主夸口”,又說“除了我的軟弱以外,我并不夸口”。在一個基督徒被情欲攻擊的時候,他向著罪(肉體)要展示自己的剛強,而向著主則是要展示自己的軟弱。在這個時候祈禱,是向主夸口自己軟弱的最佳時機,好讓主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2,一個虛假的動機

不能夠把“獲得他人眼里的良好形象”、“不影響工作和學業”、“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等等,當作是離棄性的犯罪的動機。這種動機即使能夠發揮功效,也同樣是治標而不治本的。情欲的罪在一個地方消失了,換個地方可能又會出現。例如一個基督徒若是為了工作和事業而放棄性的犯罪,他忙忙碌碌的動機可能是出于嫉妒、攀比和爭競。從本質上講,這是用一種偶像(巨大的成就和社會聲望)來代替另一種偶像(肉體偶像)。這樣的生命工程在神的烈火之下同樣是會化為灰燼的,結局仍舊是“在外面的黑暗里哀哭切齒”。離棄罪的動機只能是出于對神的敬畏,當然最好的動機是出于對神的愛。

3,不要愛世界

約翰福音中主說:“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一書里也有:“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這里的世界,就是那個服在虛空之下的,被人們的情欲牽著走的世界。基督徒們應該謹記主的這些教導,而對于一個在情欲之罪中的基督徒來說,更是應該對世界保持警醒。世界往往是通過電影、流行音樂、電視劇、電腦游戲等等,來展現出它的花花綠綠,猶如一個聲、色、光的漩渦。意志不堅強的基督徒很容易被吸進去。當一個基督徒在對付自己的情欲之罪的時候,世界所展示的那些東西可能遠遠比他肉體上的軟弱更能夠讓他跌倒。與年輕的基督徒弟兄的生理沖動相比,那些激烈的槍戰、驚險的飛車追逐、血腥的災難場面、流行歌曲中呢喃的聲音、搖滾的節奏、忽明忽暗的燈光、明星們身上金光閃閃的裝飾、電腦游戲中的廝殺、絢麗的魔法效果等等,更能夠讓他陷入到情欲的罪中。

沒有什么比一天到晚掛著個mp3聽,更能夠敗壞人的靈性了。被稱為“后現代”的當今時代所提供給我們的,主要是一些孤獨、痛苦、空虛以及冷漠的內容。如果仔細查考那些流行歌曲,會發現它們所表達的情緒不外乎這些。
當一個人的兩只耳朵中塞著耳機,他就天然地和周圍的人和事隔絕開了。在非洲大草原上,獅子們捕獵往往是先讓被 b u獵者脫離群體而落單。遍地游行并吼叫著的魔鬼也精通此術。

通過電影和電腦游戲,古老的巫術重獲新生。通過哈利波特以及指環王等電影,以及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等電腦游戲,所謂的“黑魔法”、“白魔法”等等使年輕的人們耳熟能詳。有些電影、電視劇所展現的特異功能(超能力)是巫術的一種。各種恐怖片也對魔鬼的“能力”進行了極盡夸張之描述。古老東方的各種異教怎甘寂寞呢?通過仙劍、傳奇、夢幻西游,以及貞子、異度空間等等,老和尚、小道士以及各種降妖除魔的法門和大鬼小鬼們都粉墨登場了。這些統統都是助長情欲的。
巫術毫無疑問是屬肉體的。而在“屬靈”的聯合方面,它們尋求的是與邪靈的聯合。

通奸、謀殺等,通常是電影、電視劇們所要展現的主題。激烈的戰斗情景、悲慘的人類災難、血腥的場面等等,當電影詳盡地展現這些的時候,它宣示的是毀滅的力量,而不是創造的力量。這些都有美化撒但的功效,但人們喜歡它們。“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欲。”

4,與眼睛立約

在主禱文中向天父祈禱的時候我們說:“不叫我們遇見試探”。除了主我們的神的保守以外,基督徒自己也要遠離試探。
對于一個弟兄來說,試探往往是從視覺上的誘惑開始的。這就是新約中所提到的“眼目的情欲”。在約伯記中這樣寫道:
31:1 我與眼睛立約,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

約伯是何等人物?在舊約中,可能只有大蒙卷愛的但以理才能夠與之媲美。可是,連約伯這樣的大義人都要與眼睛立約,這樣看來,那些陷在情欲罪中的基督徒更需要與眼睛立約了。中國的儒家學說中試圖樹立一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惠的形象。實際上,把自己放到試探之中這是非常愚蠢的,尤其是當一個基督徒還不夠剛強的時候。“與眼睛立約”,把罪惡扼殺在萌芽之中,這才是正解。
基督徒中的同性戀者,當他們脫離了罪的捆綁之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同性對他們的吸引力可能依然大過異性對他們的吸引力。他們也需要與眼睛立約,只不過和約伯們相比,立約不去瞻望的對象有所區別。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