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活在家庭傷害的陰影中嗎?

2016-06-01 16:55:31   閱讀:6209次   作者:張逸萍   來源:生命季刊第42期

坊間有一本非常流行的書,叫做《家庭會傷人》,顧名思義,此書講到我們因為“原生家庭”不健全,以致受到心理上的傷害。作者在書中說﹕“你在讀完此表1之后如果仍然認定自己的童年完美無缺,或許你就真有點拒絕面對真實了。”2言下之意,人人都受到“原生家庭”的傷害。

雖然這不是基督教書籍,但此書和書中的思想,在今天教會內非常流行。我們被教導去繪制三四代的家庭圖,探討原生家庭,找出誰曾經傷害自己。據說這樣我們才能明白自己的行為背后的原因。同時,我們也常聽到:不健全家庭(Dysfunctional Family)的受害人(Victim)、內心幼童(Inner Child)等等名堂。

流行教導

今天的心理學家告訴我們,童年經歷對人的價值觀和信念有極大影響,我們人生觀的基本前設是被這些“創傷”所塑造成的。例如:“別人如何看我們、待我們,我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從小一直對我們的評價,他們說話的表情、聲調、態度、行動和反應,都在不斷地塑造我們這個人。”3

他們亦說,我們成年后與配偶互相刺痛,這是因為原生家庭的困擾、傷痕和陰影進到婚姻所造成的。例如:“深度心理學觀察發現,過去的心理傷痕,最容易浮現在親密關系的互動之中,以前未得滿足的心理需求,往往會在不知不覺中想從伴侶身上加倍討回。”4

基督徒心理學家還說,童年經歷不單影響成年后的人際關系,也影響我們怎樣認識神。例如:“神按著自己的形象塑造人。我們卻按著自己父親的形象塑造天父。”5

有一本心理學課本總論寫得最清楚:“心理分析理論主張,童年經歷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中,最能影響我們的性格。”6這樣的道理,想我們都聽過一千零一次,其流行程度,僅次于牛仔褲和漢堡飽。

但是,真的嗎?我們的問題,都是童年傷害所造成的嗎?

慎思明辨

讓我們先用常理邏輯,平心靜氣地分析:

首先,人的環境,包括他的原生家庭,都會對人有影響,這不是一個新的概念。但是,只有家庭才會影響和傷害人嗎?學校、教堂、朋友,難道不會影響人?只有童年經歷才會影響和傷害人的嗎?成年以后,人就不再受影響?也不再受傷害?而且,什么是傷害?什么是影響?影響和傷害是兩回事!

其次,我們活在一個罪惡世界,你踩我踏,你碰我撞,總會互相傷害,那么怎樣分辨誰是受害者,誰是害人者?誰去下定義?根據我自己的觀察,人際關系問題通常是兩方面都有錯的,錯在單方的案例甚少。為什么只有人表示自己是受害人,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害人者?

人生本來就是悲喜交雜,水有漲有落,月有缺有圓,誰有一個事事如意的人生?別人有時對你友善,有時對你無情,你待別人亦然。我們是否只應著眼于那些不好的事上?那些美好的事情,是否對人沒有影響?整天抱著個“受害人”的心態對人有好處嗎?

還有一點,我們真的需要探討原生家庭,或者跑到心理分析員那里,探索過去,找出誰曾經傷害我們,然后我們的心理才能健康?思想才正確?人際關系才能和諧?真有需要嗎?如果真的有需要,佛洛伊德以前的人怎樣改變不良行為?

如果分析錯誤,冤枉了好人,怎樣辦?例如,傷害你的是你的表兄,但治療員分析錯誤,誤以為伯父傷害你,伯父豈不是要叫冤?如果要說得更滑稽一點,假若整個理論是錯的,那么,我們豈非都是“不健全理論的受害人”?

圣經的話

(1)多方影響

普通常理告訴我們,我們童年所受的影響,有一部分會慢慢消褪。圣經說:“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林前13﹕11)所以,如果你母親有一次說你是一個壞孩子,不見得你一定會一輩子覺得自己是一個大罪人。

其次,雖然沒有人可以否定家庭對人的影響,但這影響不是決定性的。圣經就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亞哈斯是個壞王(王下16﹕1-4),但他的兒子希西家是個好王(王下18﹕1-4),可惜,好王希西家卻有一個壞的兒子——瑪拿西(王下21﹕1-2)。可見家庭的影響不是決定性的。

第三,不是只有童年經歷才能影響人,還有很多因素都會影響我們。例如,學校、教會、朋友、電視、網路——統統都對人有影響。我們今天不是擔心電視和網路對孩子有壞影響嗎?先知以賽亞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賽6﹕5),這表明,人會受周圍罪惡環境的影響。

最后,除了被他人影響之外,任何人,包括基督徒,都受到靈界的影響。當彼得要求耶穌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受祭司長文士的苦,“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后邊去罷。”(太16﹕23)非常明顯,彼得當時是被撒但影響。但我們也可以從神那里得到好的影響,圣經告訴我們:“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里運行,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

那么,光把問題推到原生家庭或者父母頭上,是否粗淺幼稚了一點?

(2)自我省察

如果人人都是罪人,總會互相傷害,沒有純粹的受害者和純粹的害人者。那么,探討原生家庭,或者進行心理分析,找出自己的傷痕,這樣的心態到底合圣經與否?根據圣經,與其經常追究別人怎樣傷害自己,不如經常在神面前自省:“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139﹕23-24)圣經并沒有說:“神啊,讓我知道是誰曾經傷害過我,求你醫治我的心理按鈕。”為什么有牧師教導會眾探討原生家庭,找出誰曾經傷害過自己,卻沒有牧師教導會眾繪制家庭圖,找出誰曾受自己傷害?然后向神悔改認罪,并請他人原諒自己?圣經教導我們“各人應當察驗自己的行為”(加6﹕4),我們卻是“察驗父母的行為”和“察驗別人的行為”,這正是耶穌所說的“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太7﹕3)。

(3)自己交賬

“我們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不是新思想,以色列人老早就懂得。他們有俗語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結18﹕2),但是“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們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這俗語的因由。看哪,世人都是屬我的,為父的怎樣屬我,為子的也照樣屬我,犯罪的他必死亡。”(結18﹕3-4)正如上邊解釋,我們從不同方面受到不同的影響,但神讓我們有選擇的能力,我們可以把自己獻上,作為罪的奴仆,也可以作為義的奴仆(羅6﹕16)。既然我們有機會選擇,我們就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羅14﹕12)如果父母或任何人傷害了我們,他們自己要向神交賬。我們對這些“傷害”的反應怎樣,不能饒恕人?滿心苦痛?報仇?反擊?那么,我們也要為自己的行為和心態向神交賬。

(4)忘記背后,努力面前

所以圣經規勸我們,“忘記背后,努力面前”(腓3﹕13)圣經并沒有說,我們需要探索過去的折磨所帶來的痛苦與傷害,然后才能再往前行。上帝并不喜歡我們天天翻舊賬,這也不是基督徒對付問題的辦法。按照圣經,如果要回憶的話,第一是要回想主耶穌為我們所成就的和祂的一切恩典(提后2﹕10-14),其次圣經教導我們要回想自己在什么地方犯罪得罪神(啟2﹕5),當然我們也應該記得別人恩待我們,如果真的有人傷害我們,我們也應該原諒人。今天若有任何人際關系問題,基督徒應該正面想辦法努力解決。例如,你若和太太吵嘴,那你就找出爭吵的原因,想辦法解決。把問題推到父母、童年、他人身上去,是不合圣經的做法。故意去尋找從前“傷害”自己的人,就是正面違犯了“忘記背后”的圣經教訓。

(5)主是窯匠

根據我的觀察,華人教會中的“不健全家庭”例子中有些是因為父母重男輕女,或者父母非常權威,以致我們這些受西方文化熏陶的人會十分抵觸。或者,實在有人生長于比較惡劣的環境,譬如,雙親中有酗酒或賭博的惡習。請記得,有人出生于雙親染有艾滋病的家庭;有人生長在非洲,營養不良,沒有機會上學;或者阿富汗的孩子,在戰火中長大。如果要抱怨,這些人豈不是比我們更有理由?但是,我們的遭遇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圣經說:“禍哉,那與造他的主爭論的,他不過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塊瓦片。泥土豈可對摶弄他的說,你作什么呢……禍哉,那對父親說,你生的是什么呢?或對母親說,你產的是什么呢?”(賽45﹕9-10)神有主權決定我們一生,祂并沒有給任何人一個完美的環境,但是你可以放心,惡劣的環境并不見得一定傷害人,有時反會使人得益,因為“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

(6)罪和子孫

無可否認,有一些罪可以禍延子孫,主張探討原生家的人很喜歡引用十誡中的:“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出20﹕5-6)或者“(耶和華)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7)7但是,這個咒詛三四代的刑罰是專為拜偶像的人而設的,其他誡命,如不可殺人、奸淫、偷盜等都沒有附上這個嚴重的咒詛。(很多靈界戰士都會告訴你,拜偶像行邪術的咒詛是三四代的)我并不是說罪本身沒有不良后果,也不是說罪不會影響家人,但是,根據出埃及記二十章,犯其他誡命(如殺人、貪心),沒有三四代的咒詛。況且,“不依照二十一世紀心理學理論去教養兒女”不算犯罪,上帝絕對不會因為你的父母,或者祖宗三四代,不懂得今天最新的心理學理論而咒詛你。你大可以放心。

破壞家庭

曾經有一位姐妹對我說,當她讀了一些的流行心理學的父母指南書籍之后,發現原來從前父母教養自己的辦法,通通都是錯的,不禁對父母產生萬分反感;但是感謝神,上帝幫助她明白,這些理論不是真理,不一定可信。事實上,“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這個概念已經破壞了很多家庭關系。《時代雜志》報導,最近幾年,新興一種抑制的記憶治療(Repressed Memory Therapy),“案主最初并不記得這樣的事情,但是治療后卻記起很多童年事件,如被人性虐待或者被迫參加撒但教儀式。”8雖然不是每一個個案都用催眠術去尋找已經忘記的“往事”,但是說服任何人,他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已經足夠影響家庭關系。我在電腦網路上見過一個叫做PACT(Parents Against Cruel Therapy)的組織9,他們的兒女都是因為聽信心理治療員的話,認為自己年幼的時候被父母傷害過,所以和父母斷絕關系,甚至控告父母,父母只好聯合起來抗議心理治療之害。

過時落伍

心理學理論向來隨著時代、隨著專家而改變。如果有一個理論被帶到講臺上,不太認真的基督徒就會接納它為真理。可惜很多時候,正當這個理論在教會大行其道,世俗人士反認為它已經落伍!

早幾年,《美國新聞》報導說,現在很多醫生都從生理方面著手解釋心理問題和精神病。譬如上一代認為精神分裂是因為母親冰冷無情,潛意識中并不想要這個孩子之故,現在全國的人都要為媽媽們洗脫這個罪名,因為這個理論是沒有根據的,這些佛洛伊德老古董已經落伍了,現代精神醫生一般同意這是一個腦部的毛病,而且和遺傳有關。10

最近愈來愈多的科學研究顯示,我們有可能被自己的生理所影響。《新聞周刊》有一篇文章報導“我們是被遺傳基因所控制嗎?……科學家還需要很多的研究,但是答案已經開始呈現,到目前,答案是:是的、是的、是的、是的。”11當然,該文章并沒有否認教養方法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同一期雜志的另一篇文章亦說:“雖然有很多證據證明早年的重要性,一些研究人員爭論說,成年后的經歷和孩童時期一樣重要。他們說,同輩比父母的影響更重要”。12

心理學家夏慧絲有兩個女兒,一個親生,一個收養。夏慧絲從來用一樣的方法去教兩個女兒,但是兩個女兒的品格卻完全異樣,一個是模范學生,一個中學沒有畢業,終于她寫了一本叫做《教養的假設》(Nurture Assumption)的書,她說,一旦父母獻出精子和卵子中的DNA之后,就沒有什么作為的了。她在書中列舉了750篇文章,用以支持她的理論。13換言之,她認為,人的性格是與生俱來的。

可見,流行趨勢是放棄佛洛伊德老調,而以生理和遺傳解釋行為。所以,教會不應該把“家庭傷害”當作上帝的真理一樣來教導會眾;弟兄姐妹們亦應當謹慎。

醒悟之言

當心理學還未在華人教會中大肆流行以先,圣經輔導的奠基人亞當斯(JayAdams)老早已經這樣評論:“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變成了一個返往昔日的考古旅程,尋找另外一個人,讓當事人的行為可以歸咎于他身上……暗中敗壞了全人類的責任心。”14

近年,當中國基督徒心理學家們正努力推動原生家庭探討,教導大家怎樣尋找傷害自己的人的時候,美國著名基督徒心理學家柯聯思(GaryCollins)居然坦白:“我們以為從前的經歷帶來今天的問題,所以幫助別人的最佳辦法就是來一個‘考古旅程’,從當事人的背景找出他們的問題的原因,我們以為只要找出原因,當事人就可以自動康復。”“這是一個不錯的理論(雖然耶穌從沒有使用這個辦法),但是我們知道這不是常常有效的。我們大部分人都認識一些人,他們花很多的錢去見輔導員,輔導員鼓勵他搜查往事,但是這些人一直在探索往日,從不往前行,所以也沒有什么進步。”最后,柯聯思同意圣經的話:“忘記背后,努力面前”(腓3﹕13),而且表示我們應該往前看,不是繼續考古。15我非常欣賞柯聯思的真誠,希望中國教會以此為榜樣。

新紀元事物

最后,還有一件更嚴重的事,必須為讀者解釋:“家庭傷害”這個觀念并非純粹是一個不合圣經的觀念,是一個世俗的思想,它也是新紀元信念。我自己的論文是研究邪靈借著新紀元中交鬼的人所發表的理論,我發現有相當多的邪靈支持這個理論和思想。下面是一些例子:

新紀元的交鬼圈子中,有一些偽裝“天使”的邪靈,其中一位說:“如果一個孩子因為做錯事被打了一巴掌……他一生都會活在這次羞辱的陰影中。”16另一只鬼靈歐林(Orin)相信,我們今天對不愉快情況的反應,是基于往日一個相似的經驗,“是重演昔日的痛苦,再次又再次和不同的人重演這件事……直到你能解決和消除它。”17《與神對話》(Conversations with God)中的“上帝”抱怨說:你們把“父母”的角色投射到上帝身上,所以對我認識錯誤。18新紀元圈子中的著名鬼靈拉撒烈(Lazaris)曾經詳細教導同樣的道理,他說,“那內心幼童是沒有被愛得足夠……有些人繼續將生命中的其他人視作父母,讓自己可以重活那多年前的孩子,很多人在男女的關系上是在尋找一位母親……事實上,他們把所有人視作媽媽。”19他是說,因為我們的父母沒有給我們足夠的愛,所以當成年以后,我們在其他人身上,要求他們為我們補償。

希望我沒有把讀者嚇得目瞪口呆,因為這樣的道理,正是我們在坊間流行心理學書籍中、教會輔導書報中、甚至講臺上,都常聽到看到的。

鬼靈拉撒烈建議用冥想的辦法去讓內心幼童得到愛。20另一方面,《家庭會傷人》的作者教人繪制三五代的家庭圖,尋找誰曾經傷害自己,此外他也說:“我們也透過各種冥想和心像(Imagery)來接觸我們內在的孩子。”21你能不驚訝于二者的相似嗎?事實上,今天很多心理學家,無論基督徒與否,都使用各種新紀元技術,為人解決這個原生家庭的陰影和傷害。例如,使用催眠術“返回往日”,找出自己受創的經歷,然后把耶穌召來療傷。近年流行的“內在醫治”也是類似的技術。這些技術有很多名字,其變化方式林林總總,必須另文介紹。

結論

既然一個理論通不過常理,不合圣經,破壞人際關系,已經過時落伍,又是新紀元信念,而且最后帶來很多新紀元技術,基督徒應該怎樣去面對?答案是,我們應該撇棄它。如果最基本、最流行的心理治療理論受到質疑,基督徒應以什么為生活原則?根據什么來輔導人?我相信圣經有足夠而且完備的資料,依靠它來解決我們的人生問題,根據它來輔導人,必定最穩妥。

文章摘自生命季刊42期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