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耶穌

2016-03-11 18:28:33   閱讀:1004次   作者:琢真   來源:生命與信仰

 一

走進耶穌,你會發現許多的奇妙。

不要以為耶穌是一個人。不,他是一個神,一個完全的神。

不要以為耶穌是一個神。不,他是一個人,一個完全的人。

他是一個神也是一個人,他是一個人也是一個神。這是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能懂!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人容易理解“太初有道”,卻不容易理解什么是“道”。

道者老子試著解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還是沒有解釋。

圣經給我們的話卻是那么清晰那么肯定:“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借著他造他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生命在他里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這些話實實在在告訴我們:還沒有天地的時候就有了“道”。告訴我們:這個“道”與上帝同在。告訴我們:這個“道”就是上帝。告訴我們:萬物都是借著這個“道”所造的。告訴我們:生命都在這“道”中。

可是人類還是弄不明白。于是有一天,“道”就成為人的模樣,來到人的中間,通過人可以認知的方式將人所不能認知的“道”表明出來。

一次筆會來到河南的猴山,看見一群猴子在搶奪一瓶礦泉水,其中一個少壯的猴子搶到了,卻不知怎么喝,倒倒這頭不出水,倒倒那頭水也不出來,看見瓶中之水在里面晃蕩就干著急。好不容易旋開了蓋子,瓶口卻是朝下,水嘩嘩的就流掉了。人在一邊也著急,想幫它把瓶子倒個個兒,一伸手,那猴子就呲牙裂嘴發出憤怒之聲。其實人是好意,想幫它的忙,可是猴子不明白人的心意。就想,如果人也能變成猴子告訴它是來幫助它的,它就不會誤會了。但人就是人,人無法把自己變成猴子,也無法讓猴子成為人。

那個老子說得玄之又玄卻在圣經中被說得明明白白的“道”,那個從太初就有的“道”,那個從太初就與神同在的“道”,那個本與神原為一的“道”,為了讓人明白他的心意,就讓自己從神的位置降卑成人的模樣,在地上活了33年。這位從天子降為人子的神,這“道”成為肉身的人,就是耶穌基督。

從人看,他是神,他來拯救人。

從神看,他降為人,來替人贖罪愆。

道成肉身的目的,就是向人示愛,表達他對人的愛。

哦,這個全能的神。

哦,這個完全的人。

這個神而人子的神,這個人而神子的人。就是這么活生生地活在地上33年,許許多多的人見過他的榮光。今天,他仍在我們中間。



耶穌也不是一種理想的構架,或者一個學問一種知識一個道德。甚至,耶穌不是宗教。

耶穌是什么?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他不僅僅是道路,他不僅僅是真理,他是生命!

世界有一種智慧可以將人帶到某種邊緣。比如說哲學,或禪、或佛教。它們是一條途徑,是一個小學的教師。它們告訴它們的學生,那是一個月亮,它們的手指向月亮,如果你以為月亮是最美的,你想認識月亮,順著它的手指,你可以看到月亮。

但一切的哲學包括所有的宗教,它不是月亮本身。注意,它不是那個本體,它不過是一條路標,一個方向,一個指出。它是那個指向月亮的手指,是帶你認識月亮的那條道路。

耶穌不同。他不僅是那個指向,他不僅是那條道路,他也是那個月亮,那個最完美的境界。順著他的手指,順著他為你鋪出的那條道路,你可以達到那個境界。你不僅可以達到那個境界。你不僅僅是那個境界的旁觀者,欣賞者,你還能成為它的光體,你可以與那個月亮溶為一體。

這就是耶穌所說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耶穌對他的門徒說:來,跟從我。這是那只手。這是那條路。

耶穌對那個井邊取水的撒馬利亞婦人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這是真理。

耶穌在十字架上向天父禱告說:成了!這是生命。

道路、真理和生命是合而為一的,是不可分的。

這條道路把我們引向真理,這條道路,我們得著了生命。因為這條道路是用生命鋪成的,這條道路就是真理。

耶穌用自己的生命在十字架上為所有跟從他的人鋪就了一條通向天父那里的又新又活的路。順著這條路,我們可以坦然無忌地來到至圣所;順著這條路,我們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當我們來到上帝的面前,我們不再是從前的我,不再是那個黑暗中、從母腹中出來的我。我們成了光明之子。

約翰順著那手指,看見了月亮。他親眼看見耶穌是怎樣走上十字架,十字架怎樣在一切罪人的面前豎起,約翰在十字架的下面,仰望那光怎樣為你我背負黑暗,那圣潔的羔羊怎樣為你我贖上自己的生命。

那光是真光。那死是真的死。

唯有耶穌替你和我死在十字架上,才顯明他的愛是真愛。

約翰看到了那光,約翰得著了那光,約翰也成為了世上的光。

這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約翰在耶穌的十二個門徒中是最后一個回天家的。

圣經記載,雅各是十二個門徒中第一個為主殉道者(使徒行傳12:2),約翰是最后一個。無論在世的日子長或短,跟隨耶穌的人都應是耶穌生命的彰顯。雅各第一個為主殉道,這是神的生命在他里面的彰顯,雅各做了為主“死”的殉道者。而約翰,約翰活在這彎曲悖謬的世界,活了一百年,這一百年他為神活,同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約翰做了為主“活”的殉道者。

或死或活,都是神生命的活出。這生命就是那“光”。這是耶穌給我們的。



一個關于河流和風的故事。

有一條河流,從遙遠的故鄉來,一直流一直流,經過山野,路過村莊,跨越一切的障礙——但當這條河流來到沙漠的時候,它的水在一點一點消失。

一個聲音對河流說:風能帶你穿越沙漠。改變你的生命,否則你將成為沼澤,你將被沙吞沒。只有風能帶你穿越。

河流不明白這件事怎樣發生。

聲音告訴它:進入風,讓風把你完全地吸收,吸干。

河流不愿意。它流過那么多地方,有過那么多的經歷,沒有一樣是要它完全沒有自己。沒有一次是要它完全地被吸干。沒有自己怎么活?沒有那水,它還是河流嗎?

聲音說:只有這條路可以把你帶到大海。借著風,把你的水吸盡,然后,穿越沙漠,到平原,再以雨水的形式降下,然后再重新成為一條河流。

河流是智慧的,河流同意了。成了水蒸氣,讓風帶入高處,越過沙漠,最后在一片開滿百合花的山谷輕輕落下。

河流又重新成了一條歡快的河流。

走進耶穌,耶穌要做的就是那風的工作。他要把你帶出沙漠,帶出沼澤,帶出那沒有綠色沒有生命的世界。

你愿意放棄從故鄉來的那個你嗎?你愿意讓風將你完全地吸收、完全的消沒、完全的風干嗎?你愿意讓耶穌改變你的生命嗎?

如果愿意,你將和那生命的源頭接上,你將回歸大海,你將和大海一樣永不止息;

如果你一定要固守你原來的那個生命,你將進入沙漠,你將成為一片沼澤,一潭死水,你將被沙漠完全吞沒。



三兩個人坐在咖啡廳,把玩著那只纖細的銀色小勺或那只精致的白瓷杯,很有內涵地說些什么。那些溫和的話那些深沉的話,那些有哲理的話,那些玄之又玄的話。

耶穌要給你的不是這個。不是擁有了他你就能說些什么來裝飾你的語言來提升你的品味。耶穌不是拿來給你清談的,也不是給你用做裝飾的。耶穌不是知識,不是理論,也不僅僅是信仰。

僅有知識和理論會浮淺得讓你自高自大。

僅有信仰,那不過是一幅掛在你心靈的壁畫。

耶穌給你的是要你知道了就起來行。照他的話去做。

如果他說愛,你就要去愛,去愛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去愛那些可愛的,去愛那些不可愛的,去愛那些曾經傷害過你的。不要問緣由,不要問為什么,也不要任何的假如;只有因為。因為耶穌就是愛。

如果他說光,你就要成為光,去忍辱負重,去謙卑順服,在黑暗中等待,在逼害中忍耐,在塵囂中安靜自己,在紛亂中持守貞堅。于是人們知道那光是真光,在這樣的光中才能見光。

尼哥底慕是一個法利賽人,是當時猶太教的宗教領袖,是最高法院的議員。這個在世上有著世人看來美好身份的人,被耶穌的魅力和神跡吸引,他想進入耶穌的世界。但因著自己的特殊身份,不便公開自己的追求和信仰。只好夜間偷偷來到耶穌的住處,來向耶穌詢問真理。

他對耶穌說:“先生,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里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跡,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他下面想說得話是:我想進神的國,做你的門徒,不知道要一些什么條件。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

這是一句份量很重的話,耶穌是從積極的一面回答他。反過來的話是:你必須死掉。然后再重新生一次。

生和死是在同一個時間發生。沒有死就不能生。耶穌的意思是:要進神的國,必須從神生一次。

尼哥底慕覺得很希奇:他不明白那個死和生的真實意義。他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嗎?”

耶穌就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圣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

耶穌在這里用了一個比喻:“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里來,往哪里去;凡從圣靈生的,也是如此。”

從圣靈生就是從神生,從神生,就是要先去掉你的肉體,死掉你的肉體。一個舊生命消失了,一個新生命才能誕生。

這個肉體,不是指那個物質的身體。是指那個與生俱來的老我。

走進耶穌,不是一件很優美的事,不是坐在那里喝喝咖啡品品清茶然后伸出十個手指頭搓來搓去,漫不經心地說,我要信耶穌。

走進耶穌,不是一個口號,一個標語,一個廣告。

走進耶穌,是一個生命的替換,是一個靈和另一個靈的擁抱。他需要真實的信心,需要委身的行動。

“相信”也不是一篇散文一首詩,它是一個送葬的樂隊,當你說出“相信”兩字時,你將為你自己送上挽歌。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耶穌就這樣明明對他的門徒說。

你見過有這樣的師傅來這樣收他的門徒嗎?耶穌就是。

走進耶穌,十字架是他送給你的禮物;

走進耶穌,十字架也是我們帶到他面前的禮物。

耶穌給我們的十字架,他為我們釘在上面。

我們跟隨他的十字架,我們將自己釘在上面。

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做了挽回祭,我們在十字架是認可我們從此向罪死去。

耶穌為我們的死和生,將他的身體掛在十字架;

我們為著我們的死和生,將我們的靈魂掛在十字架。

耶穌說,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這就是耶穌對尼哥底慕講的重生。

有人在這一點上怯步了。他們相信耶穌說的美好國度,相信能把他們帶出死境。但他們舍不得扔掉那些瓶瓶罐罐、鍋碗瓢勺,那是他們打拼了半輩子甚至一輩子的產業。

但耶穌要我們舍棄不屬于他的一切。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夫子,我該做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既然他想靠“做”什么得永生,耶穌就告訴他:當遵守誡命。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當孝敬你父母,又當愛人如己。

那個年輕人很輕松地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什么呢?

耶穌又說: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

那人聽了這話,知道他“做”不到,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屬于他自己的東西很多。他也可以遵守神的一切誡命,但他舍不得舍棄自己的一切。

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財主進天國是難的,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

人想靠自己的辦法進天國是不能。進去唯一的路就是把你自己所有的“寶貝”丟在外邊,帶一顆單純信靠的心才能進來。

你可以思想,你可以矛盾,你可以爭戰,但你必須做最后的選擇。

你也可以偷偷摸摸把那些瓶瓶罐罐放在行囊中,只是你沉重地背負了一路,最終你將和這個世界的雜物一同被拒之門外,耶穌會明明地告訴你:我從來就不認識你們。



如果你是一個進入的人。現在,你就在上路。耶穌帶著你,或者在你前面,或者在你后面,或者在你左邊,或者在你右邊。他一直在注視著你、勸戒你、忍耐你,有時也會無情地用手杖擊碎你的一個淘罐,一個紫砂。他一遍一遍回頭,對那些跟從他的人說,你的好處不在我以外。得著了我就得著了萬有。

當你碎了那些瓶瓶罐罐的時候,你真的以為他無情。不,他的無情是來自于他更大的愛。因為路遠無輕擔,因為他的軛是輕省的。他不希望你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就被你自己的重負所壓垮。

為了讓你輕省,讓你向著標桿直奔,為了要你得著那塊流奶與蜜之地,他會借著路上的各樣坎坷把你摔倒,破碎你的那些“心愛”。因為你背負的一切,耶穌在天父的世界都為你預備的充充足足。耶穌要將那精金的寶貝代替你的泥盆土罐。

有人來到天國遇見保羅,驕傲地說,我放棄了世界的一切寶貝來見耶穌。保羅說:那不過是我扔掉的兩筐糞土。

耶穌離開這個世界,連那塊裹頭的毛巾和那身細麻布都沒有帶走,都留在了墓穴。

耶穌帶走的是他為世人贖罪時手上留下的釘痕。肋旁流血的傷口。



有詩唱吟: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耶穌的世界是完全的。他不但給你永遠的生命,給你永不變的愛情,也給你自由。保羅說: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

你可以相信那個叫我們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他,那個叫我們天天死掉自己來順服他,和那個叫我們“蒙召是要我們得自由”,“給我們真理是叫我們得釋放”的是同一個主嗎?

這在世界是一個矛盾。在耶穌基督里,卻是一個統一。

世人認為背十字架的人怎么會有自由,那是一個罪人,罪人怎么可能有自由。但耶穌告訴我們,只有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向罪死,我們才能得自由。

原來,我們背十字架,是我們向罪死。我們得自由,是我們成了神的兒子。過去,我們是罪的奴仆,我們被罪所奴役。我們不想做的我們無法擺脫,我們想做的我們卻行不出。

在罪的面前,理智是低能兒,知識是弱智。

知識告訴我們:五色令人目肓,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動。是以圣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意思是說:五色齊觀,使人眼花繚亂;五音齊嗚,使人耳震如聾;五味同嘗,使人口味敗壞;騎著漂亮的馬去打獵,使人心躁氣浮,稀奇的財寶得到,使人品德受損。所以,圣人只求果腹不求飽眼,因此要拋棄耳目之欲而取此果腹之實。

我們知道這道理,我們知道五色令人眼花、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敗壞,但我們卻欲罷不能,并且我們偏被那“色”吸引,偏被那“音”蠱惑,偏要去品嘗那“味”。

理智告訴我們:罪莫大于欲,禍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多少教訓放在那,讓我們知道:沒有比多欲更大的罪了,沒有比不知足更大的禍,沒有比貪心更大的災了,唯知足能滿足。但我們卻沒有辦法讓我們的心平衡,罪讓我們心里的那個黑洞無限擴大,我們無法擺脫那個黑洞的磁埸。

古訓、教導、良心、責任,命令、條款、責罰、甚至監獄,所有聲音在告訴我們,那一條路我們不能走,那件事我們不能做,那個人我們不要走近。但我們不能擺脫,我們像一頭被蒙住雙眼的牲口,在罪的權柄之下不能自己。

走進耶穌的世界,耶穌讓我們脫離罪的轄制和捆綁。

靠著耶穌,我們有力量對那五色五音五味說“不”;靠著耶穌,我們也有能力拒絕那個要擄你而去的欲和貪。

因為我們是神的兒子,我們不再是罪的奴仆。

得自由的是兒子,做奴仆的受轄制。



我們的始祖當年在伊甸園,那里有許多的樹,樹上有各樣的果子,父神對他的孩子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這里,我們可以看到上帝給人的自由是何其的大。首先,他告訴亞當,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不但“都”可以吃,并且是“隨意吃”,你坐著吃也罷,躺著吃也罷,吃了不好吃扔掉再換一棵樹吃也罷。你可以吃遍每一棵樹,每一棵樹上的每一個果子。上帝沒有限制。但只有一棵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

上帝給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選擇,只有一種是不許的,并且他已經把那個吃了以后的結局也告訴了人。

然而,人卻偏要放棄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種可以去做的事,去選擇那十萬分之一不能去做的事情。

明明知道吸毒是不可以去做的,是對生命有害的,世界上有許多的東西可以吃可以吸,人卻偏要去選擇那毒品;明明知道艾滋病是從性敗壞來的,是破壞自己也破壞別人的事,人寧可冒死也要去得那“悅人眼目”的東西。

不是不知。不是不曉得。是不能夠。因為蛇就在那樹的背后,你走近了那樹,你就要被它轄制。

耶穌不給你轄制,只給你選擇。

耶穌的世界沒有強迫,但他會把一個結果告訴你。

上帝說“那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你吃的日子必死”。這是一個告白,一個提醒也是一個禁令。他告訴你這件事不能做,這個果子你不可以去吃,你要去做了,那個結果會很慘,你如果吃了你就會死。不是上帝要你死,是那個結果使然。上帝告訴了你因為所以,選擇的權利在你。

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里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他沒有說你必須要到我這里來。他只說到我這里來的必定不餓。

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他沒有說你必須跟從我,他只說跟從他的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耶穌說:“我就是羊的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他沒有說你必須從我這門進來,他只說從他這進來的就必然得救。

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舍命。”他沒有說你一定要成為我的羊,他只說我為我的羊舍命。

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他沒有說你必須信我,他只說信我的人,死了他也必讓他們復活。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他沒有說你必須要借著我,他只說若不借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耶穌說:“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他沒有說你一定要到我這棵樹上來。他只說,在我里面的,就能多結果子。

“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們面前,所以你要選擇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且愛耶和華你的神,聽從他的話,專靠他,因為他是你的生命,你日子的長久也在乎他。”(申命記30:19-20)

因為他是你的生命,所以你要選擇他。你可以離棄神,離棄的結果就是死。耶穌不會強逼,他可以愛你到死,可以舍棄自己的尊貴降卑為人,可以在你的面前呼天喚地地陳述生死之道,可以容忍你犯罪和墮落的一生等待你的回歸,上帝不會拖著你定意要走向地獄的腳步。



從創造之初到如今,人類幾千年的歷史。

伊甸園隱去了,亞當和夏娃也早已離開了我們,但那棵生命樹和智慧樹仍未消失。它一直放在人們的面前,讓你做出選擇。在你的每一天,在你做的每一件事上,在你一生之久。直到耶穌再來的日子。



耶穌說:不要疑惑,只要信。

耶穌對那個摸他衣裳繸子求醫治的女人說:“女兒,放心!你的信救了你。”

耶穌對那個求給他仆人醫治的百夫長說:“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

耶穌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有兩個瞎子跟著他,喊叫說:“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們吧!”耶穌進了房子,瞎子就來到他的跟前。耶穌說:“你們信我能作這事嗎(醫治他們生來就瞎的眼睛)?兩個瞎子因著眼瞎不能看見耶穌,不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但他們憑著信心,對耶穌說“主啊,我們信!”耶穌就摸他們的眼睛,說:“照著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吧!”他們的眼睛就開了。

整本圣經告訴我們,“相信”是走進耶穌的路,是得到他拯救的唯一的路。

當你憑著這樣的信,來到耶穌的面前,對他說:主啊,我相信你,求你開我靈里的瞎眼吧!你必看到一個神奇的耶穌世界。

當你憑著這樣的信,伸出你的腳踏入約旦河,你必看見那從上往下的水立起成壘,水中必有干地。

當你憑著這樣的信,進入上帝為你預備的方舟,你必可以躲過洪水,渡到永生的彼岸。

十一

沒有強迫,沒有必須,沒有一定要。

一切都在選擇。你只是選擇!

選擇不是必然,但選擇一定會給你一個必然的結果。

上一篇:默然之愛
下一篇:天家路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